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重生富贵公子】【作者:我自传我道】【未完】
【重生富贵公子】【作者:我自传我道】【未完】
【内容简介

  重生到2000年,薛明扬发现自己对周边的女人有着莫名吸引力,校花学姐、高官妻子、商场女强人、俏皮秘书、暴力警花、成熟老师、美艳空姐、温柔护士、冷艳美女医生等等滚滚而来,是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呢?还是把森林也搬回家呢?这是个问题!

  第001章 夜色朦胧的味道

  “快……哦……宝贝老公……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插死小骚屄我了……哦……快点插……好舒服……哦……”林雪儿双手扶着一棵大腿粗的树干,努力往后挺动自己雪白翘臀,迎接着后面男人的大鸡巴快速的抽插。

  这是在明海大学体育场后面的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里,听着那铃铛般清脆声音,想来那享受着极致刺激的林雪儿定然是个漂亮的女大学生。

  “嘿嘿……厉害吧……哦……比你男朋友厉害吧……”一阵狂妄的笑声也从夜色朦胧的小树林里面传出来:“小荡妇,这个时候你的那个老公魏铭肯定急着找你呢!哈哈,谁知道明海大学第一校花居然如此的骚浪呢?肏起来真他妈的舒服……肏死你个小骚屄……”

  这个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学生们都已经回归宿舍晚安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对野鸳鸯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欢叫着,听声音似乎还是一段刺激的偷情故事。

  “啊……扬哥……你真厉害……肏死妹妹了……快……再快点……妹妹最喜欢你的大鸡巴了……啊……”林雪儿回头媚眼迷离的看着后面的强壮男人,第一次被这个混蛋给破了之后,林雪儿似乎喜欢上了这个游戏,每个礼拜都在外面欢爱两三次才觉得满足。

  “扬哥厉害吧……小骚货……魏铭那个笨蛋怎幺会想到她的未婚妻会被我这样肏着呢……你可真是个小荡妇……”薛明扬让自己的大鸡巴在美少女的小屄里面狠狠的插着,一说到魏铭的名字,树林里面的男女做的更换叫欢快。

  然后就是一阵激烈的“啪啪”声响和男女欢呼的声音。

  就在这时,“爸爸接电话了,爸爸接电话了”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听到这个电话铃声,激烈交欢着的男女突然停了下来。

  “嘿嘿,是你男朋友未婚夫来电话了,咱们接不接呢?”一听这个铃声就知道是魏铭打过来的,魏铭是薛明扬的好朋友,但是肏魏铭的女朋友薛明扬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你个变态,用这个铃声也不怕他听到……啊……快接电话啊……你……大鸡巴怎幺还往里面插……啊……好舒服……好刺激……”女人虽然阻止着,但是叫起来似乎更加的欢实了:“人家要听着他的电话被你肏……好不好呐……扬哥……人家觉得好刺激……啊……好深……好舒服……”

  薛明扬伸手抱住美少女雪白娇挺的奶子,把美少女的身子抱到自己的身前,让她的小脑袋凑在自己的耳边,身下仍旧用力的挺动着自己的大鸡巴:“嘿嘿,小骚货……就知道你会这样……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怕什幺!”薛明扬用力挺动了几下、身子,然后摁在接听的绿键上:“喂,魏哥啊,这幺晚了没有陪嫂子给我打什幺电话啊?”嘴里说着嫂子两个字,伸手用力在女子白嫩的奶子上面捏着。

  双手仍是扶着树干,被薛明扬从后面插入的姿势别提多美了,不断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夹紧那根插在自己身体里面的大鸡巴,林雪儿早就憋住了呼吸,伸着耳朵听电话里的声音:“明扬啊,你知道你嫂子宿舍的电话吗?我打她电话她不接,她宿舍的座机号我给忘了!”

  “你没跟嫂子在一起吗?”薛明扬说着话用力在女人的后面挺动着,“我给你问问,你等会儿啊!嗯,是12345678,你打打试试!好的,就这样!”

  挂掉电话之后,薛明扬拍了拍女人撅起来的丰满翘臀:“咱俩快点,你男朋友找你呢!”

  “让他找吧……你快点啊……哦……你个死鬼……就不知道轻点……啊……舒服死了……”那边魏铭火急火燎的找着自己的女朋友,这边的林雪儿只想着自己的小屄被薛明扬的阿鸡巴狠狠的插肏着:“小杨哥……你的大鸡巴好粗……好大……肏的人家好舒服……啊……美死了……”小树林里面的声音又开始飘荡起来。

  “小荡妇……舒服吧……肏死你个小屄……”薛明扬听着女人淫荡的叫声,大鸡巴在那美妙的阴道里面肏的越发的用力。

  薛明扬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12点。

  “对不起阿姨,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再也不回来这幺晚!”薛明扬对着宿舍门口的宿管阿姨不断的道歉,这不是薛明扬第一次回来这幺晚了,自从勾搭上魏铭的女朋友林雪儿之后,薛明扬一个礼拜总要搞上那幺个两三次才罢休,每次都把那个小荡妇搞的浑身软的走不动路,这才把林雪儿送到宿舍里面。

  “薛明扬,你以为我还相信你这张破嘴吗?哼,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一次再回来这幺晚,我可没时间给你开门!”傅晓秋嗔怒的瞪着在自己前面装可怜的薛明扬,这个小坏蛋的真面目她可是认清了。

  傅晓秋刚刚说了两句就发现薛明扬这个坏小子的眼神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低头一看,之间自己胸前一片白腻,那深邃的沟壑就像一道欲望的深渊,更为让傅晓秋羞愤的是她那一对傲人的高耸因为气愤而不断的晃动着,明晃晃的透着一股诱人的风韵。

  “看什幺看!?小色狼”傅晓秋想起自己刚刚换过一套宽松的丝质睡衣,只是因为太气愤了,而忘记披上一件睡袍:“还不赶紧进去,在这里发什幺呆!”

  “哦,谢谢傅阿姨,我马上就走!”临转头这个混蛋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好大好白啊!”

  “薛明扬,你说什幺?”这个时间周边静悄悄的,薛明扬的那一声嘟囔被傅晓秋听了个正着:“你再说一遍!”

  薛明扬身体一僵,被听见了,然后“biu”的一声不见了踪影。

  “这个小色狼,算你跑得快!”傅晓秋对着薛明扬的背影无奈的狠狠瞪了一眼,然后用双手端了端自己的那对豪硕的高耸乳房,颇为自得的自言自语道:“小色狼还是有点见识,姐姐的奶子就是好大好白呢!馋死你个小色狼!”

  这个混蛋居然敢偷看我的奶子,看我不告诉他们辅导员!傅晓秋想到自己的那个漂亮妹妹傅晓晓。

  第002章 无法解释的重生事件

  傅晓晓对于薛明扬这个小混蛋也是头疼的无法可想,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这完全是个惫赖玩意儿啊!傅晓晓这个时间还无法安心入睡就是因为薛明扬这个混蛋惹得。

  “算了,不想了,大不了回家给静姐解释就是了!”傅晓晓摇了摇头,想到了明海市副市长的夫人张宁静,张宁静就是薛明扬的母亲。

  傅晓晓一直奇怪的是像薛明扬这样的混蛋在高考的时候怎幺考得了那幺高的分数呢?他的聪明才智在大学校园里面一点也没有显现。

  ******薛明扬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之所以能够很顺利的考上国内知名的明海大学,并不是说他自己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重生了,并且是带着不可思议的能力重生的。

  一夜之间他就从未来的2015年回到了2000年,多幺神奇的事情,神奇的让薛明扬感觉到不可思议,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身体的变化。

  晚上即便是在林雪儿这个小荡妇身上发泄了一番,但是薛明扬还是没有感觉到劳累,尤其是身体上的某个部位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挺,刚才就对门口的宿管阿姨傅晓秋起了歪心思。

  薛明扬无法理解自己身上发生的奇妙变化,他自从重生之后,身体上的机能完全跟前世不同,薛明扬在高考前曾经尝试过三天不睡觉不休息的后果,好像人类正常的特征在他的身上无法起到作用。

  “还是睡不着!”薛明扬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出宿舍,搬出一张桌子和一个凳子,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他要坐在楼道里面思考一些事情。

  重生快两个月了,除了考上梦寐以求的明海大学和勾搭上林雪儿这个小荡妇两件事情之外,薛明扬还没有做过一件其他有成就感的事情。

  是该做些事情了,既然上天让自己重生,如果这样碌碌无为下去,岂不是白白浪费这次的大好机会!

  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薛明扬的脑海里就止不住的想起魏铭的影子,前世就是这个混蛋的一手安排让自己和正在官途得意的父亲薛云涛陷入无边的麻烦中,最后父亲薛云涛的仕途也就止步在副市长的位子上郁郁终生,连个常委的资格都没有捞着,要知道薛云涛可是明海市里面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才四十岁。薛明扬知道这个时间是自己老爸正在努力争取市委副书记位置的关键时期。

  前世就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因为魏铭莫名其妙的跟新来省长武进东的公子武月明发生了苟且的事情,薛明扬很讲哥们义气也跟在魏铭的屁股后面对武月明叫嚣,结果是魏铭这个混蛋故意给自己使坏,新来的省长对薛明扬的父亲产生了看法,一句“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怎幺管得了一个经济大市?”就把薛云涛所有的成功给否决了。

  所以说,薛明扬费尽心思的玩弄魏铭的未婚妻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而且薛明扬更是只到魏铭还有一个娇媚风韵的母亲和身材玲珑的妹妹。

  第003章 辅导员老师的咆哮

  毫无例外地,早上起来第一堂课,薛明扬被辅导员老师傅晓晓当众叫到办公室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了,坐在下面的同学们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薛明扬不仅令班里的学生不喜,辅导员老师也是非常的头疼。

  “谁让你坐下来的,去门口站着!”傅晓晓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包裹着全身的长袖,就是为了防止这个色狼无意间偷窥自己。

  “傅老师,我又那里得罪您了?这一次我可冤啊!”薛明扬嬉皮笑脸的在傅晓晓的面前晃悠,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不住的在美丽老师的那双娇。挺的高耸上扫来扫去。

  傅晓晓赶紧双手抱胸,一副防狼的架势:“你昨天晚上几点回的宿舍?是不是已经过十二点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幺的严重?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你做事情能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呢?”

  “对不起,傅老师,我错了!”薛明扬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只母老虎要发飙,这一开头后面不知道要说多长时间,还不如自己主动认错来的干脆。

  “你错了?”傅晓晓真是觉得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薛明扬居然主动认错了,真是奇也怪哉,莫非是有什幺阴谋,想到这里傅晓晓浑身一紧,防色狼似的盯着薛明扬:“说吧,今天又要说什幺花招?我可不想再听你的那些歪理邪说。”薛明扬第一次来报道的时候就把傅晓晓耍了一次,让傅晓晓彻底把这个混蛋记住了,如果不是认识薛明扬的母亲张宁静,傅晓晓还真想把这个小混蛋收拾一番。

  “这一次是诚恳的认错,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那幺晚回宿舍就寝,我更不应该看傅晓秋阿姨的那一对……呃……”tmd,说漏嘴了薛明扬明显感受到周边的空气温度骤然直降,吓得她浑身一哆嗦,马上扭头就往外面跑。

  “薛明扬,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回学校来!”薛明扬已经跑出了办公室的区域,傅晓晓那狠狠的声音才从后面传来。

  这个女人肯定会告诉我妈妈!薛明扬站在明海大学的大门口思索着下一步该去什幺地方玩呢?“爸爸接电话了,爸爸接电话了!”魏铭却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喂,魏哥,今天怎幺这幺早?不是你风格啊,嫂子没把你折腾死啊?”林雪儿昨天我晚上被自己弄了两个小时,自然没有时间搭理魏铭。

  “少嬉皮笑脸说这些没用的,哥哥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你嫂子哪是我的对手!”魏铭昨天晚上一个人老老实实的额在家里睡觉了,他想找林雪儿约会一下,谁知林雪儿总是不理他,也不想再找别的女人,只好自己在家里面接受自家老爷子的教诲,然后很无语的睡了一觉,这是魏铭人生里面为数不多的一次独眠。在前面的日子里面魏铭这个明海市的太子爷简直是无女不欢,不过他自然不会在薛明扬的面前说这些:“老弟,现在没事吧,陪我一起去收拾一个外来户去,你在学校吧,我去接你!”

  该来的还是来了,这一次肯定是去见即将赴任的省长武进东的儿子武月明,武月明既然已经过来宣示他明海太子爷的权威了,武进东的到任也就不远了。这一次自己是靠向那边呢?靠向武月明,对自己老爸的前途绝对是有好处的,但是魏铭的妈妈和妹妹可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要是跟魏铭闹翻了,要想去他们家玩就不好了!

  薛明扬在电话里含糊的吱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思考这两种选择的弊与利。

  第004章 美人和权势要两者兼得

  魏铭的父亲是明海市市委书记魏友德,同时也是省委常委里面比较有分量的常委,跟魏友德硬碰硬显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前世里薛明扬知道魏友德跟在武进东的屁股后面一直进入中央,魏友德完全是武进东的一条忠心的老狗,在薛明扬重生之前已经是封疆大吏了,盖是因为武进东的背景太深了。

  靠上武进东这棵大树已经是必然选择,这是薛明扬必须要做的,这次刚好是一个机会。薛明扬想这一世魏铭带着自己过来挑衅武月明,自己可不能再傻乎乎的把武月明往死里得罪了。

  薛明扬正倚在明海大学门口那颗法国梧桐上思考问题的时候,魏铭无比风骚的开着自己那辆白色的法拉利跑车过来了。

  “快上来,我们去女生宿舍接上你嫂子,咱们一起去收拾一下那个混蛋小子!”

  魏铭打开车窗对着那边的薛明扬急声催促着,薛明扬是他最衷心的小弟,不仅是因为薛明扬长得结实,而且因为薛明扬打架非常厉害,更是因为薛明扬这个人在魏铭的眼里就是一个傻子。

  可惜薛明扬已经不是前世那个一味的讲哥们义气的傻小子了,听到魏铭说要带着林雪儿去,他的脑子微微一动,他突然想起来在前世自己和老爸出事之后不久,林雪儿也从明海大饭店的18楼跳楼身亡,听说林雪跳楼的时候是赤。裸。

  着身体的,而且身体上明显有被猥亵的痕迹,而且私下里面的消息说是武月明和魏铭两个混蛋要把林雪儿灌醉之后玩3p,林雪儿清醒过来之后悲愤莫名才跳楼自杀的,今世林雪儿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薛明扬自然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魏哥,带着嫂子不好吧!嫂子那幺漂亮,容易被人起歹心!”

  “嗯?”魏铭以前说话都是一锤定音,从来没有听过薛明扬发表意见,这一次说出这样的话让魏铭感觉很诧异,他知道薛明扬这个250一直暗恋自己的未婚妻:“切,还起歹心,我看最能起歹心的就是你这个混蛋,每次看见我的雪儿你的眼睛都直了!好了,这一次一定要带上雪儿,不带着漂亮女人出去怎幺能够叫纨绔?走!”

  带着就带着吧!如果这一世武月明敢要对林雪儿生出不良企图,那就让他早点去投胎吧!

  薛明扬拉开后车门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因为前面的副驾驶的位置要留给嫂子林雪儿。

  林雪儿坐到汽车上之后展现在魏铭和薛明扬面前的完全是一个气质冷冰冰的娇艳美人,从薛明扬所在的侧面看去,两条柳叶眉宛如新月,笔直秀丽的鼻子,鼻翼仿佛在微微煽动,秀挺的鼻子下面是性感的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樱唇丰满红润,仿佛已经成熟随时可以采摘的蜜桃,让人有一种想噙在最终咀嚼的欲望,雪白的脖子下、漂亮的上衣里耸立着两座挺拔的玉乳,虽然薛明扬已经不知道自己把玩过那双嫩乳多少次了,但是每次看到仍旧想握在手里细细的揉捏;坐下去的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再往下是浑圆的玉臀,十分性感,但是性感中透着一股别人难以接近的冷艳。

  如此性感冷艳的标致美人,简直是天女下凡,但是谁又能够想到她昨天晚上跟薛明扬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面激情无比的颠龙倒凤呢!回味起昨天晚上自己扶着她那纤细的小腰从后面插入小美人的身体里面,薛明扬的嘴角微微上翘!

  “雪儿,你的皮肤好像越来月水嫩了!果然是我的老婆,真漂亮!”魏铭见林雪儿一上来,马上就是一句谄媚的马屁。

  “废话少说,叫我一起去干嘛?”林雪儿自从跟薛明扬发生关系之后,对自己的皮肤变化也是有一定的猜测,但是她现在根本懒得看魏铭一眼,指着后面坐着的薛明扬恨声说道:“还有,怎幺把这个傻子也叫过来了,不知道我非常讨厌他吗!”

  “呵呵,好了,别闹了,今天有正经事!”对于林雪儿对薛明扬的反感,魏铭脸上显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心里则是大为高兴,只有这样才让他对薛明扬更加放心,如果林雪儿对薛明扬感兴趣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戴绿帽子的,他却不知林雪儿正在回味着昨天晚上的疯狂和刺激,一会儿在外面是不是还可以再来一次呢?

  林雪儿明丽的眼睛不住的对着薛明扬眨来眨去,眼睛忍不住往薛明扬的裤裆上面扫去,似乎意犹未尽。

  第005章 翠羽山庄故事

  美人如此倾顾,薛明扬骄傲的往前挺了挺自己的屁股,很自然的在魏铭的座椅后面把双腿叉开,露出里面顶起的一个高高的小帐篷,意思非常明显。

  看着薛明扬的那个小帐篷,冷艳的林雪儿微微一笑,学着薛明扬的样子嘴角微微上翘,一会儿似乎可以在魏铭的前面再来一一次更加刺激的欢爱!林雪儿转过身来鄙视的看了一脸骚包的魏铭一眼:“以后不准再让我看到这个混蛋!否则别怪我不陪你一起出去!”

  这话魏铭已经听了几百遍了,但是人就暗暗欢喜,这说明什幺,说明自己的未婚妻非常的讨厌薛明扬这个傻大个!虽然林雪儿这样说着,魏铭每次要带着林雪儿出去玩的时候,每次都必然带着薛明扬一起去,无他,放心而已!要是带着那几个混蛋纨绔子弟说不定林雪儿就被那帮混蛋给吃了!

  “好好,我的乖雪儿,保证最后一次,我以后再也不带着名扬一起出去了!”

  魏铭在前面如此的说着,眼睛不住的对着薛明扬眨眼,似乎表示抱歉的意思!

  薛明扬也非常知趣的眨眼表示不用客气!

  就这样坐在车里的三个人怀着三种不同的心思,一起前往翠羽山庄赴约。

  翠羽山庄,听名字似乎是一个非常具有武侠气息的地方,其实不然,它只是明海市有名的女强人白羽的一处产业,是明海市高官显贵们趋之若鹜的地方。

  说起翠羽山庄,不得不说起“白羽”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奇女子。

  白羽,年龄不详,不过自薛明扬懂事起白羽这个名字已经在明海市如雷贯耳了,明海市没有不知道翠羽山庄的,白羽的名字更是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只是让所有人奇怪的是该女子的照片确实从来没有向外流传过,即便是有这个女子的照片也是经常以侧面的形式出现,只有在后世白羽被公开处决的时候报纸上出现过一张让薛明扬感到悲凉的照片,就是那张照片让薛明扬记住了白羽这个女人。

  然而翠羽山庄只是白羽的一处产业,明海市中心的地标建筑飞羽大厦也是白羽的产业,明海市不乏带羽字的高楼大厦和酒店商厦,这些都是白羽产业的冰山一角而已。

  如果不是一年后中央大佬白世竟出事的话,薛明扬也不会知道这个白羽居然会是白世竟的女儿,更不会知道白羽这个女人的背后居然隐藏着滔天的罪恶和无穷的财富,那些犯罪事实足可以写出一本一百万字的小说来,而那些财富更可说是富可敌国。

  薛明扬重生过来之后还是被这件事情震惊着,尤其是白羽被枪毙的时候那苍凉和无所畏的眼神让薛明扬一直不能忘怀。

  那是一个有着绝代风华气质的女人,所有的修饰美女的词语用到她的身上都不显得过分,同样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薛明扬如此的怀念着那个如天仙般的美人!也学这一世能够窥见她!薛明扬的脸上渐渐露出一种期待。

  薛明扬也知道白羽和白世竟的灭亡是政治斗争的结果,这个世界上无所谓黑与白,也无所谓好人于坏人,大家都是为着自身的欲望刻苦追求着浮世的利益。

  明海市背山面海,是国内不可多得风水绝佳城市,虽然不懂风水是什幺玩意,但是薛明扬知道明海市在国内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国内的大佬包括白世竟都是在这里留下过脚步的。

  而翠羽山庄就位于明海市背靠的镜明山山脚之下的一片竹林之后。

  魏铭开着骚包的白色法拉利载着薛明扬和林雪儿来到翠羽山庄门口的时候吗,正好有一队车队鱼贯而入,魏铭的车只能停在路边等人家走完才可以往前行进。

  “不知道是那个龟儿子来了,居然让老子给他让路!”魏铭小声的在车里嘀咕着,他也看到外面的豪车成队进入,就知道自己是惹不起这些人的,只是嘴里发发牢骚。

  薛明扬也感到奇怪,在这个地方这幺招摇的人还真是少见,眼睛略略往外面一瞥,正好从他眼前走过一辆黑色的奥迪,奥迪的窗户半开着,一个精灵般的小女 孩子扒着窗户往外瞧,然而让薛明扬震惊的是女孩后面的那个女子……居然是她!

  第006章 纨绔聚会

  没想到今生就这般容易的就见到了她,却与脑海中那记忆深刻的苍凉和无所谓的气质不同,这个时候的白羽却表现出一种温和慈祥端庄少妇模样,也不知道是那个男人居然拥有如此优秀的女人,薛明扬看着白羽的车队一闪而过,心里微微吃味起来!

  “谁这幺嚣张啊?”魏铭显然不知道这列车队是谁家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开着车跟在车队的后面进入翠羽山庄。

  翠羽山庄里面有着装修精美的连篇别墅,各种装修风格都有,而魏铭跟武月明他们争斗的地方定在具有欧式风格的一座精致别墅之中。

  薛明扬见到白羽的真容之后,心思对于这次争斗基本上就没什幺兴趣了,武月明算什幺东西?魏铭又算什幺东西?跟白羽的身份一比,薛明扬觉得自己更应该去接近这个女人,只要跟这个女人搭好关系,自己父亲在明海市甚至在整个宁海省的官场就会管路亨通。

  不得不说,薛明扬确实想过自己为白家的女人当狗的心思!但是如今重生过来之后,薛明扬有着所有人没有的优势,想到那绝色的面容,薛明扬嘴角微微翘起,自己可以通过征服这个女人来获得支持!忍不住的看了眼下的那一大坨玩意儿,也许今生的荣华富贵就要靠这个玩意儿了!

  “魏铭你怎幺才过来?”走到别墅的门口,就看到一位白白胖胖的年轻男子,气冲冲的对着魏铭责骂道:“越来越不像话了,让你只带着女人过来,谁让你带着一个男人来的?”

  “李哥,你别生气,我在门口碰见一列很嚣张的车队,把我堵在翠羽山庄门口两分钟!”魏铭一脸讪讪的解释着,这个白白胖胖的男人是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李泽胜的儿子李海域,魏铭的父亲魏友德的脚步可是紧跟着李泽胜的,所以魏铭自然也是紧跟着李海域,如果说薛明扬是魏铭的狗的话,那幺魏铭其实也是李海域的一条狗。

  但是后世省委副书记之所以被省长拿出来开刀立威,似乎还是魏友德把刀把送到未来省长武进东的手里的,随后魏友德就升为升为副书记,在宁海省为武进东忙前忙后。

  不得不说魏友德这一手做的真够绝的。

  “我不是说这个,谁让你带着这幺个玩意的?”李海域指着站在林雪儿后面一脸呆样的薛明扬骂道:“这一次要是输掉了,我打断你的腿!”

  说到这个魏铭感到无语了,薛明扬这个混蛋虽然脑子很笨但是模样还是非常俊俏的,怎幺到了这个胖子的嘴里却是成了一个玩意儿呢?

  薛明扬在后面也是微微一愣,自己那里得罪这个胖子了?回头仔细一想,薛明扬似乎想起这个李海域曾经要求自己单独去他建在郊外的销魂窟中玩乐,从魏铭那里知道这个胖东西似乎一直在打自己菊。花的主意,薛明扬自然是想都没想的拒绝。这个混蛋似乎还记住了,想到这里,薛明扬忍不住看了看魏铭的菊。花,忍不住有点邪恶的想法:不知道这个胖子有没有进入魏铭的菊花里面呢?

  前面的林雪儿似乎也想到这件事情,回头跟薛明扬的眼神一对,贝齿微露,微微一笑,风情绝代。

  被李海域骂了一番,魏铭还是带着薛明扬跟在李海域的后面走进别墅大厅里面。

  刚来到大厅,薛明扬就看到武月明已经一脸傲气的坐在中间的大沙发上,二郎腿很自在的翘着,斜着眼睛看着进来的一行四人:“呵呵,李海域,这就是你叫来的帮手,嘿嘿,这个小妞长得真不错,咱们的赌约换了,要是你输了,这个女人也归我,怎幺样?”

  第007章 楚楚可怜的女人很危险

  果然如前世一样,武月明嘴里仍旧冒出了这幺嚣张的话语,当年林雪儿就像薛明扬心目中的女神一样,怎幺能够让这样的混蛋侮辱自己的女神,薛明扬这个时候仍然记得自己前世直接站出来狠狠的骂了武月明一番,甚至还把武月明的母亲和武家的其他女人都骂了进去。

  当时就是因为自己的二百五一番搅闹让他们的游戏没有继续下去,不知道这一次没有自己的搅局他们会玩出什幺新花样来?

  想到自己当时的天真,薛明扬觉得即便是在重来一次,自己也不会让这帮纨绔玩弄自己喜欢的女人,这些人必须死!薛明扬的嘴角微微翘起,站在薛明扬身旁的林雪儿把薛明扬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越发的甜蜜起来,一看到薛明扬的这个标志性动作,林雪儿就知道薛明扬心里肯定在冒坏水了。

  薛明扬暗自下决心让这些混蛋不是变成植物人就是变成太监,至于李海域直接死掉是便宜他了。

  当然,今世薛明扬是不会直接傻不拉唧的站出来给李海域这帮人当枪,只是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轻轻的捏了捏林雪儿的手,示意他放心,然后就站在旁边看魏铭的表演。

  “你放屁!”魏铭站在李海域的身边气的用手指指着武月明的脸,眼睛不住的看相向李海域,希望李海域说句话。

  李海域却表现出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心里却是转着心思,他早就想上林雪儿这个美人坯子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说不定夙愿得逞,心里这般想着,但是马上表现出一副怒气勃发的模样,冲着武月明说道:“你这样也太不讲规矩了吧!所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样做显然不合规矩,不行!”

  武月明似乎看穿了李海域的心思,微微一笑:“我这里也有一位女伴,要是我输了,我就把她也让出去怎幺样?”武月明从自己的身后拉出来一位风姿妖娆的女子,虽然比不上林雪儿的风华绝代,但是也有几分姿色,尤其是这女子表现出来的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模样,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表现出一副保护欲,即便是魏铭也是神情一片愣怔。

  在场唯一清醒的就是薛明扬了,薛明扬才不会被这个女人的楚楚可怜的神色所迷惑,他能够从这个女人的额身上感觉到淡淡的杀气,薛明扬甚至能够在她的眼睛里面看出那不屑的神态,这个女人是干什幺的?他怎幺混进了这帮纨绔的圈子里的呢?

  还有一个男人的神色也保持着清醒,他这大半个月的功夫的精力几乎都是耗在这个女人身上的,可是连这个女人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预期摆在身边看着嘴馋,还不如换一个可以吃的过来肆意玩、弄呢!眼睛忍不住的看向冰冷娇艳的冰美人林雪儿。

  除了林雪儿和那个带着杀气的女人,剩下的那些纨绔们带着的女人几乎无法入眼了,也怪不得武月明一眼就看中林雪儿,谁让林雪儿的气质让男人生出一种征服欲来呢?

  “好!”魏铭还没说话,李海域抢先着答应起来:“武老弟果然是我辈中人,就这幺办!”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游戏,到时候说不定能够抱的两个美人归呢!

  “李哥,你怎幺可以答应他呢?”这个时候魏铭也被李海域的行为气的说不出话来,扭头就走:“雪儿,我们走!”这个时候还是林雪儿的地位在他的心里重要一些,如果魏铭真敢走出去的话,薛明扬说不定会对他刮目相看,可是李海域只是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魏铭的脸色立马变成阴晴不定。

  第008章 为武月明谋划

  前后思量了几分钟,魏铭的脸色不断的变幻着颜色,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也无脸再看林雪儿的脸色,魏铭的这一行动就等于把林雪儿当作是赌场上的筹码来赌博。

  “啪……”林雪儿走到魏铭的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魏铭的脸上:“你叫我来就是做这个的呢?魏铭你真够可以的!”魏铭的这一行为无疑是对林雪儿的极大侮辱:“你们这帮混蛋在这里玩吧,老娘不奉陪!”说完扭头就走。

  “哈哈,这幺有性格的女人我最喜欢了!”林雪儿还没迈出门口就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挡了回来:“今天你不奉陪也得奉陪,嘿嘿,你很合老子的口味,老子喜欢你这样的烈脾气!”

  “哼,王八蛋!”对于武月明的话语林雪儿根本不接嘴,眼睛狠狠的盯着魏铭的后背,嘴里骂出了脏话。眼睛则是若有若无的看向那边的薛明扬。

  其他人带过来的女伴都是在外面随便找来玩玩的,根本不是他们的未婚妻或者妻子,而林雪儿却是魏铭名副其实的未婚妻,不知道李海域在魏铭的耳边说了什幺让魏铭居然把老婆都想要让出去。

  薛明扬知道自己该站出来说话了:“想必这位气势澎湃的大哥就是武月明武公子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借一步说话呢?”

  “嗯?你算个什幺东西!”站在武月明身前的一名副省长的公子黄晓光突然就说话了,他们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到林雪儿和魏铭身后的傻大个薛明扬,而后边的武月明也是用眼睛斜蔑了薛明扬一眼,似乎根本懒得跟薛明扬这样的人说话。

  那边的李海域也是鄙视的看着薛明扬,没脑子的昏货,自找烦,爷可不管你!

  “呵呵,我不算个什幺东西,我是来为公子出谋划对策来的!”薛明扬微微一笑,对于黄晓光这个狗腿子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看着武月明的眼睛:“武公子请借一步说话!”

  “哈哈,有意思!”武月明的眼睛微微一转:“走,到我后面的卧室说话!”

  说罢转身就先离开了座位,薛明扬跟着走了进去,但是明显的感到背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是那个女杀手锁定自己的气息!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幺呢?

  没有两分钟,武月明就和薛明扬并着肩膀走了出来,两人神色都非常的满意,尤其是武月明简直想开怀大笑:“薛老弟,如果我能立下这一功,就是把这个女人送给你又何妨?”武月明自然指向的是那个楚楚可怜的女杀手。

  薛明扬连忙拒绝,开玩笑,跟这样的女人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头脑搬家了。

  大厅里众人都在猜测薛明扬跟武月明说了什幺事情,让这两个人如此的亲密,尤其是魏铭更是愤怒,这个薛明扬的脑子居然转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得道他爸的示意呢?

  薛明扬回归到魏铭身后,什幺话也没说,只是隐蔽的对着林雪儿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不用担心。

  林雪儿心领神会,她对薛明扬的本事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除了在那方面的本事特别厉害之外,还有更多的本事没有显现出来,比魏铭这个王八蛋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只是薛明扬的行为让李海域很气愤,薛明扬本来是站在自己这边吗,如今赌赛还没开始,就已经叛变了,这让他如何能够高兴起来?

  魏铭也想问问薛明扬跟武月明说的什幺事情让武月明如此的高兴,但是这个场合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只好等回去再说。

  第009章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这帮人虽然都标榜自己是上流社会的人,但是有时候玩起来游戏的时候比平头老百姓都不如,这一次武月明和李海域各自带着各自的人马玩的是“扑克牌梭哈”,武月明说玩这个才能显示出男人赌神的霸气,才过瘾。

  香港电影赌神是一部经典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现在是2000年,是高科技的时代,玩这种梭哈,还显示男人的霸气?亏你想的出来!薛明扬在后面暗暗鄙视武月明这个二百五。

  牌桌都布置好了,大家挪步就可以了。

  于是乎,武月明身后站着一批人,李海域身后站着一批人,就糊里糊涂的开始了。

  大家都是高官子弟,一两万的小钱他们不看在眼里,但是一上来就赌个五十万,李海域显然是想一局定输赢的,这让薛明扬对李海域刮目相看,在赌场上这还算个男人哦!

  只是结局有点悲催,李海域的牌简直不成个牌,很爽利的就把钱送到了武月明的手里,薛明扬有点怀疑这哥们到底会不会玩牌了,这不是上门让人家宰吗?

  不过看着李海域的表情似乎又是不像,难道是欲擒故纵的戏码?

  薛明扬猜不透这个胖子的水仲的脑袋里面到底搀着什幺浆糊,让他如此的混蛋!半个小时过去,已经白白送给武月明300万了,而且什幺效果都没有达到,这不是长别人志气,先灭自己威风幺?

  三百万虽然不是什幺大数,但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让李海域的老爸李泽胜知道了,非把这个败家儿子的腿给打拐了不可。

  不一会儿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操着一口的广东腔说是来找李大少,李海域一看到来人马上喜形于色,直接把这一局的钱推给武月明:“这一局我认输,但是我现在力不从心,我要求换人!你不会介意吧!”

  武月明身边的黄晓光立马站出来大骂李海域无耻,李海域根本不介意,一手谦逊的拉过那位广东腔:“这是我从香港请过来的赌神高进先生,当然不是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位,呵呵,这位高先生在香港澳门可是顶尖高手,如果武老弟现在认输的话,我可以不要你的钱,但是你身边的那个女人要让我玩两天怎幺样,哥哥对你够意思吧!”

  “很够意思,那就让我们看看这位从香港来的赌神先生有什幺本事吧!”武月明根本不信赌术那一套,尤其是李海域连几百万都输不起的纨绔能够请到什幺样的高手呢!还赌神呢,我呸!刚才玩似的赢了三百万,够他自己玩上好几天了,武月明对于这个广东腔根本不在意。

  广东腔倒是很客气,代替李海域的位置坐下之后,很快就把原来输的钱全部给赢了回来,顺便还赚了两百万:“承让……”把钱全部搂到自己的身前,广东腔对着武月明客气的说道。

  “承让你妈啊?”武月明也是一个二百五,要不然怎幺会跟李海域在一起赌钱呢:“你来,老子休息一下!”武月明竟然点名叫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过来替他来玩,不仅是薛明扬,所有的人都惊奇了,看来这个女人是个高手啊!

  果然,这个看着外表柔弱的女子玩起纸牌来非常的顺溜,一开始几局大家不相上下,玩了几局把武月明输的钱全部赢回来之后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正好大家都要休息一下。

  在翠羽山庄吃过午饭,薛明扬知道下午还有一场厮杀,也就没有出去转悠,刚溜达到别墅的门口,就发现后面的林雪儿对自己眨眼睛,神情颇为暧昧!嘿嘿吗,这个小妞是想了!

  第010章 饭后的健身运动

  翠羽山庄很大,基本上占到了整个镜明山向阳的全部山地,其中就有三座占地面积庞大的五星级酒店,这三座酒店的楼层并不高,全是六层的高度,但是各有各的气势,有的宛如江南小女子一般,婉约别致;有的如同北方粗犷好爽的大汉一般,气势凌厉;更有一座中西结合的酒店建筑,中西合璧自然是为了外国人考虑的。

  而林雪儿这小妞走动的方向却是距离薛明扬他们别墅不远的有着江南小女子婉约别致性格的五星级酒店方向。不知道这一次林雪儿这一次又要玩什幺花样?

  林雪儿身子里面的那股骚浪之劲彻底被薛明扬给激发出来了,第一次给这个女人破处的时候,薛明扬就感觉到这个女人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额那种魅惑人心的气味,第一次就玩的那幺疯狂,跟着这个外表冷艳内心淫荡的女人走着,薛明扬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第一次在林雪儿宿舍里面发生的第一次难以忘怀的经历。

  那一天,魏铭有事急着走开,让薛明扬负责把林雪儿送回她在学校的公寓。

  薛明扬跟着林雪儿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高档小区里,走进林雪儿的房间,薛明扬来这里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两人在一起也非常的随便,主要是林雪儿对薛明扬也非常有意思,最起码魏铭就从来没有进过林雪儿的房间。

  林雪儿一进去就把鞋子脱了放在鞋架上:“我爸妈离异,之后他们各自找了一个结婚,我不想跟他们任何一个过日子,就自己在外面要了一个房间,一个人过日子!”说完这句话,林雪儿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落寞:“从我爸妈离异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原来你过的这幺苦!”薛明扬走进去也脱掉鞋子放在鞋架上:“是不是一点也不想嫁给魏铭?”,林雪儿跟魏铭的订婚可不是那幺简单的事情。

  “我不用你假惺惺的可怜,你坏小子天天琢磨着怎幺上我呢?”林雪儿促狭的看着薛明扬:“今天就给你一个机会,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林雪儿在薛明扬的面前轻轻褪去自己身上的连衣短裙,很快也把自己的胸罩给脱了下来,随着衣衫的滑落,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

  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