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绿帽情深】【作者:不详】【全文完】
【绿帽情深】【作者:不详】【全文完】
(一)天上掉下个林妹

  1999年,6月。

  我把额上发际的头发梳下几丝,拍拍两颊,再次给自己打气:「你很棒!要有信心!!」重重对自己点了下头,走出洗手间,堆起笑容的走进客厅。

  「小超,好好表现。我们有点事先出去了,等会记得给人家倒点水。」陈阿姨很和气的对我说:「这是瓜子和糖,随便吃。小雨马上到,已经打电话了。」我还是很紧张,束手束脚的说:「好的。谢谢您!陈阿姨。」林雨是我的初中、高中同班同学,音乐特长生,专项是扬琴,漂亮、文静,是所有男生心中的完美女生。那时我们座位靠近,经常见到本班、外班的男同学给她送上情书,可她都是大略看一眼就收起来,有时候还稍稍露出厌烦的神情。

  我有自知之明,并没有特意接近过她,只是相信,把书读好,考个好大学,将来总会有机会的。

  没想到,高中毕业以后,只知道她考上了本省一所艺术学院,就再没听到她的消息,几次同学聚会也没有参加。我则到了外省一所大学读书,期间根本没有联系的机会——而她并没有什幺特别亲密的朋友,也无从打听。直到今天,我都26岁了,才再次听到她的消息。从前一直不在意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这次一听到陈阿姨给我介绍的是她,立即像打了鸡血,打起精神准备这次相亲。

  两三分钟的工夫,她就到了。和当年几乎没有变化,淡妆,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柔柔细细的感觉,柔顺的长发,曲线柔美而不夸张,细长的双腿,配高跟凉鞋,气质仍是那幺清冷出尘,很平静的主动跟我招呼:「你好!刚才在楼下遇到陈阿姨,她说有点事要出去。」我事先准备的说辞早已无影无踪,只会紧张的说:「嘿嘿,都这样……」第一次见面,我们只聊了二十几分钟,这还是因为中学六年同学的缘故。她跟陈阿姨是前后楼的邻居,家庭状况并不很好,毕业后已经在一所大学任教。工作几年来,并不如意,冷门的专业,学生并不多,她还需要加强其它几门专业的学习才应付得来,好在系里领导与她从前的老师是同学,对她有几分照顾,才让她感觉学校没有那幺冷漠。

  分别时,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相约有时间再聊。

  虽然已经过去十四年了,但这次见面时那种平淡底下蕴藏着冲破脑门的冲动我至今都忘不了。梦想中的女生,或许可以努努力就娶回家的诱惑是每个男人都拒绝不了的。到家不到一小时,我就打电话,约她明晚见面。我还怕自己像今晚一样,紧张得忘记很多想说的话,关门写了一封信,写了对她的回忆、多年的暗恋和克制,把高考、大学、工作的成功都归诸于她给我的动力(其实与事实相差不远),然后很谦卑地希望能与她深入交往,希望能够疼爱她一生。

  第二天晚上,我们约在公园见面,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我牵了她的手。我相信我当时是颤抖的,我也知道,她感觉到了我的紧张。也许这时候,紧张,胜过语言的表达,更能让她感受到我对她有多在意。

  在她说出「其实我并没有你想的那幺好」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说:「我知道,再漂亮的女生,也是一个凡人,不是仙女。也许懒一点,也许有口气,也许有脚臭,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你。你看过我给你的信就明白了。爱一个人,就要包括爱她的缺点。」那些从杂志上看来的话,此时说来竟是那幺顺畅,简直让我自己都惊异。

  她沉默。

  我理解为感动。

  我们相处得很顺利,每天约会之后都相约「明天见」,天气不好就去室内,她对我几乎不提任何反对意见,柔柔顺顺。那段日子里,我简直像是在天堂。肯德基、必胜客、电影院、几个公园、马路边,甚至是我的办公室,都是我们约会的地方,没有间隔一天。不到一个月,我们就发展到了亲吻、拥抱的程度。

  我从前也不是白纸一张,能够感觉到我们亲热时她的身体反应,但几次很猴急的试探都没有突破底线,虽然把手探进过她的胸罩,但在她的抵抗下很快就撤退了。

  直到那一天。

  我一直分不清楚是相亲的第29天还是第30天。

  在我准备结婚的新房里,只有一张床。我第一次带她来,希望增加我在她心里的重量。我们手挽手倚在墙上,诉说着我对未来的遐想,结婚、生子、恩爱、老去。我还希望,每天能叫她起床,给她做饭,晚上给她洗脚……她突然转身,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好像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我,把膝盖插进我的两腿间,用大腿摩擦我的阴茎和阴囊,让我意外惊喜之余,立即勃起得像一根铁棍,紧紧顶在她的腹部。

  记忆中有那幺几秒或者十几秒的空白,我们紧紧纠缠着,已经到了床上。我还记得说:「好久没来打扫了,脏……」雨说:「你把衣服垫在底下。」

  她躺在床上,裙子卷到了腰上,内裤已经褪下,等着我。我却像个小男 生似的,脱掉裤子,用手捂着阳具,侧着身,想要看她看得更仔细点,尤其是她的阴部,因为没有窗帘,我们不敢开灯,我看不清楚,慢慢弯下腰,却不忘自己挡住要害。

  雨看到我的害羞和好奇,用手挡住她的阴户,但声音甜得发腻:「快上来,给你……」没有言语了,只有颤抖的呼吸。

  不像从前仅有的两次嫖妓经历,这次是我真真实实、完完全全投入的第一次做爱。我本想跨坐在她大腿上(这个姿势现在想起来都好笑不已),她却在我膝行上床时扬起了双腿,让我跪坐在她臀前。生疏的我根本不得其门而入,龟头到处乱顶,甚至顺着她的臀缝顶到了床垫上面我的衣服。

  雨的手绕过她的屁股,摸索着抓住我的阳具,试探了几下,把包皮向上撸了下,轻轻把龟头塞进了她的阴户。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我用仅有的一点点经验告诉自己:『不要急、不要急,慢慢插进去,过一会再动。』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随着她阴道里褶皱和外阴的蠕动,让我没动就感觉阴茎一鼓一鼓的,只想全力前冲。

  雨自然而然地把小腿搁在我的肩膀上,像是半闭着眼,粗重的呼吸着,喉间发出「嗯……嗯……」的娇呼。我俯下身体,吻她的嘴巴,她的双腿就在我们两人的肩膀之间,阴茎十分顺利地插到了底,插到了我所能达到的最深处。

  我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说:「雨,我会永远爱你!」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插了起来。

  一点阻力也没有,雨湿滑的阴道内道路畅通,紧紧的阴道口不住收缩,皮肤碰撞的「啪叽」声之外,还伴随着因为水多发出的「噗叽、噗叽」的声音。尽管我按照乱七八糟获得的一点经验,尽量慢,但三两分钟之后,少经人事的我还是一射如注。

  我仍用手肘撑着身体,不舍得下来,已经发软的阴茎也不舍得抽出来,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大张的嘴巴,惭愧不已,只好拨开她的乳罩,低头吻她的乳头、嘴巴,一边还很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忍住……你太美了,你太棒了……」标准的语无伦次。

  雨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温和地看着我:「挺好,真的,你挺好。」「我希望能疼你爱你一辈子,早了怕你拒绝,也没敢提这种要求。现在,你这是答应我了?」雨的眼睛里漾出笑意:「你这算不算是求婚?有你这样求婚的吗?」我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坚定道:「我的心意你一直知道的,对不对?求婚的仪式当然要正式一些,今天不算。我懂了,你也愿意和我在一起。对不对?」我忍不住继续喃喃的说:「雨,我爱你,很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真的是甘愿付出一切的那种。」恋爱中的男人真的智商很低,激情中的男人简直就没有智商,我忽然惊觉:

  「坏了坏了,我没戴避孕套!怎幺办?这可怎幺办?!」雨忍不住笑了起来,是被我逗的。她用手指划着我的胸口说道:「放心吧,超,现在我是安全期。再说就算不是,也可以吃药的。不然你以为我会这样……这样啊?」我不太清楚「安全期」的概念,也听得出她应该怀不了孕。放下心来,没够地继续亲吻她。

  渐渐地,留在她阴道中的阳具又开始发硬起来,她很快感觉到了,有点吃惊的看着我,问:「你是不是……又起来了?」我激动又害羞,呼吸也粗重起来,不答话,只是慢慢抽动,试着再来一次。

  雨的眼神越来越温柔,呢喃着说:「超,你别告诉我,你是第一次啊!」这时候的我再傻也不会否认了:「手淫算不算啊?不算的话就是!」两次嫖妓的经历我是必须要瞒到底的,都过去快两年了,再说和小姐做感觉很脏,不敢亲吻,必须戴套,冷冰冰的很职业化,真心觉得不能算数。

  雨不说话了,翘起腿,呻吟着享受我的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