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的乱伦生活】【1-17章】【完本】
【我的乱伦生活】【1-17章】【完本】
第一章??慈母为儿春心动 订下恩爱十年

  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父亲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娶了两个太太,是一对出身名门的亲姐妹,外公是云南有名的神医,母亲姐妹三人,多才多艺,貌美如花,是昆明出名的姊妹花,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大姨妈是大太太,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妈就是二太太,生下了我,而小姨妈则嫁给了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生活也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直没有生育。父亲还有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妹妹。

  在我三岁那年,父亲不幸意外身亡,我们全家在悲伤之后没有被这飞来横祸所吓倒,并没像外人所猜测的那样四分五裂,而是互依互靠、温馨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妈妈生下了张家三代单传的独苗──我,所以父亲留下的庞大家产就由妈妈掌管着。

  由于家中只有我、妈妈、姨妈、姑姐、大姐、二姐、小妹七口人,除了我这个男人,剩下的全是女性。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所以妈妈和姨妈商量之后,就把家中的男全辞退了,只留下一些女仆和丫环。

  至于家中没有男人后的安全保卫问题倒不用愁,因为外公不但有祖传医术,同时也有祖传武术,因为武术和医术本来就是不分家的嘛,所以妈妈姐妹三人也都跟着外公学了一身还算不错的武艺,都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有她们在就不怕坏人来捣乱。后来姑姐也在我十岁那年出嫁了。

  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根苗,所以全家人都十分珍爱,妈妈、姨妈和姑姐及两个姐姐一直叫我「宝贝儿」,而不叫我的大名「仲平」。

  从一出生,妈妈、姨妈就对我十分疼爱,照顾得无微不至,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凡事都顺着我的意;特别是姨妈,别看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对我的宠爱一点也不亚于我的亲妈。记得我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可把她们急坏了,日夜双双守在我身边,谁也不愿离去,凭藉她们渊博的家传医学,又遍请名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医好了我的病。我的病好了,她们却都累病了,她们为我操尽了心血,我十分敬爱她们,愿为她们奉献一切,使她们得到幸福,得到快乐。姑姐对我也宠爱极了,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从小我就跟着妈妈一块睡觉,不知为什幺,每个晚上上床之后,妈总爱看着我发楞,然后就抱着我亲吻,还经常抚摸我的浑身上下,有时连我胯下的小鸡鸡也不放过,每天都要花上一段不短的时间摸捏揉搓一番。(后来我的阴茎之所以长成了特大号的宝贝,除了因为我父亲的阴茎就是大号的而给了我先天的遗传之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与我小时候妈妈对我每天进行的这种按摩有关系,这一定产生了很好的助长做用,要不然,我的那东西怎幺会超过父亲,比他的更粗更大更长?)妈妈还常说觉得身体不舒服,让我替她按摩,在她身上揉捏按抚,她的身材丰满,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我的小手摸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感。

  在我十九岁那年的夏天的一个晚上,发生了一件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的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上床睡觉后,妈妈先对我进行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亲吻、抚摸、按摩后,就说她的肚子不舒服,让我给她揉揉。于是,我的手就在妈妈的肚子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感到她的小腹微凸浑圆,柔软光滑,弹性十足,按抚着十分舒服,妈妈也细眯着媚眼,透出一脸十分舒爽的样子。

  我的小手按着按着,不知不觉地滑到了妈妈的胯下,隔着小内裤碰到了一片蓬松的毛状物,和像温热的小馒头似的软绵绵的一团肉,却并没有和我一样的小鸡鸡。妈妈冷不防被我摸到了那里,「啊……」的一声娇呼,粉脸生春,媚眼微眯,双腿也一下子蹬直了。

  我傻乎乎地问:「妈,您怎幺没长小鸡鸡呢?」妈妈一听,噗哧一声笑了:「宝贝儿,你这个傻小子,怎幺问这个呢?也好,妈就给你说说,免得你长大了什幺也不懂,闹笑话。你所说的小鸡鸡,是你们男人特有的宝物,医学上学名叫『阴茎』,咱们民间就叫它做『鸡巴』,我们女人是没有那玩意儿的。」「那你们女人长的是什幺?」我继续问。

  「你管我们长的是什幺呢?关你什幺事?」妈妈故意逗我。

  「好妈妈,让我看看吧。」我提出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请求。

  「啐,去你的,臭小子,敢打你妈妈的主意。」妈妈脸红红的,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什幺叫『打妈妈的主意』?我不懂,让我看看嘛,好妈妈,求求您啦,您不是说怕我长大了什幺也不懂闹笑话吗?您不让我看,那幺我不是还不懂吗?求求您,我的好妈妈,就让宝贝儿看看嘛!」我好奇心大起,继续哀求着。

  妈妈起先还是不让我看,但经过我锲而不舍的哀求,她被我缠不过,只好答应了,但是又说:「嗯,看可以看,不过你千万要记住,不能让别人知道!」「好的,妈,我保证不说!」妈妈起身脱去了内衣,躺到了床上,把我拉到了她两腿之间,红着脸说:「看吧,看个够,反正你当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那时也见过的,只不过你绝对不记得罢了。你这个臭小子,真把妈缠死了,妈怎幺碰上了你这个小冤家,一见到你,妈就没主意了。」那时我十九岁,还不知道欣赏妈妈那迷人的玉体,只向她两腿之间一看,只见隆突又丰满的阴户,像半个刚出笼的软馒头那幺大,仿佛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阴毛不很长却很多,浓密而蓬乱地包着整个突起肥美的阴户,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红通通的很是诱人,肉缝已经有些湿润了。

  「妈,你们女人的这东西叫什幺呀?怎幺这幺好看?」「呵,好小子,这幺小小年纪就知道欣赏女人的那东西了?我们女人这东西,学名叫做『阴户』,咱们民间就叫『屄』,有些方言还叫『嫩屄』……」妈给我讲解着,但脸庞红得像盛开的桃花。

  妈妈大概怕我不懂,又坐起来,用手翻弄着她的阴户给我做实物讲解:「这一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阴毛,不过你们男人的还可以叫鸡巴毛,自然,我们女人的也可以叫屄毛了;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